乾隆 帝。 乾隆帝

Yahoo is now a part of Verizon Media

乾隆 帝

本頁面包含字母,部分及需要才能正確顯示為,否則可能出現未成的字母或其他符號。 元年元旦(1796年2月9日),將皇位內禪予,自此全中國範圍內改用年號。 但仍繼續把持著軍政大權,內仍保留「乾隆」年號(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萬歲爺進藥底簿》封皮上書「乾隆六十三年」,以及《大清乾隆六十四年歲次己未時憲書》即是明證。 退居太上皇期間的「乾隆」年號年數比年號多60年,日期與年號相同),直至四年正月初三(1799年2月7日)駕崩、親政為止。 因此「乾隆」是中國皇宮內使用時間最長的年號。 藝術 [ ] 此時期的風格為皇帝收藏、創作的藝術風格,乾隆的收藏以瓷器、青銅器、玉器、法書、珍本書為主。 在陶藝方面,此時特色是質地細緻的粉彩瓷製作。 繪畫方面的特色是乾隆與宮廷畫家所創作,畫工細膩的花鳥畫。 乾隆喜愛歐洲風格,因而在建築方面發展出中式洛可可風。 公元紀年對照 [ ] 乾隆 元年 二年 三年 四年 五年 六年 七年 八年 九年 十年 乾隆 十一年 十二年 十三年 十四年 十五年 十六年 十七年 十八年 十九年 二十年 乾隆 二十一年 二十二年 二十三年 二十四年 二十五年 二十六年 二十七年 二十八年 二十九年 三十年 乾隆 三十一年 三十二年 三十三年 三十四年 三十五年 三十六年 三十七年 三十八年 三十九年 四十年 乾隆 四十一年 四十二年 四十三年 四十四年 四十五年 四十六年 四十七年 四十八年 四十九年 五十年 乾隆 五十一年 五十二年 五十三年 五十四年 五十五年 五十六年 五十七年 五十八年 五十九年 六十年 同期存在的其他政權年號 [ ]• (1786年):清朝時期—後明之年號• (1795年):清朝時期—之年號• (1716年六月二十二-1736年四月二十八):日本—、之年號• (1736年四月二十八-1741年二月二十七):日本—之年號• (1741年二月二十七-1744年二月二十一):日本—櫻町天皇之年號• (1744年二月二十一-1748年七月十二):日本—櫻町天皇、之年號• (1748年七月十二-1751年十月二十七):日本—桃園天皇之年號• (1751年十月二十七-1764年六月初二):日本—桃園天皇、之年號• (1764年六月初二-1772年十一月十六):日本—後櫻町天皇、之年號• (1772年十一月十六-1781年四月初二):日本—後桃園天皇、之年號• (1781年四月初二-1789年正月二十五):日本—光格天皇之年號• (1789年正月二十五-1801年二月初五):日本—光格天皇之年號• (1735年-1740年):—懿宗之年號• (1740年-1787年):後黎朝—顯宗之年號• (1787年-1789年):後黎朝—愍帝之年號• (1778年-1793年):—歸仁之年號• (1788年-1792年):西山朝—富春之年號• (1793年-1801年):西山朝—富春之年號 注釋 [ ].

次の

乾隆帝的「真容」 被義大利一位畫家偷畫下來 * 阿波羅新聞網

乾隆 帝

本頁面包含字母,部分及需要才能正確顯示為,否則可能出現未成的字母或其他符號。 元年元旦(1796年2月9日),將皇位內禪予,自此全中國範圍內改用年號。 但仍繼續把持著軍政大權,內仍保留「乾隆」年號(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萬歲爺進藥底簿》封皮上書「乾隆六十三年」,以及《大清乾隆六十四年歲次己未時憲書》即是明證。 退居太上皇期間的「乾隆」年號年數比年號多60年,日期與年號相同),直至四年正月初三(1799年2月7日)駕崩、親政為止。 因此「乾隆」是中國皇宮內使用時間最長的年號。 藝術 [ ] 此時期的風格為皇帝收藏、創作的藝術風格,乾隆的收藏以瓷器、青銅器、玉器、法書、珍本書為主。 在陶藝方面,此時特色是質地細緻的粉彩瓷製作。 繪畫方面的特色是乾隆與宮廷畫家所創作,畫工細膩的花鳥畫。 乾隆喜愛歐洲風格,因而在建築方面發展出中式洛可可風。 公元紀年對照 [ ] 乾隆 元年 二年 三年 四年 五年 六年 七年 八年 九年 十年 乾隆 十一年 十二年 十三年 十四年 十五年 十六年 十七年 十八年 十九年 二十年 乾隆 二十一年 二十二年 二十三年 二十四年 二十五年 二十六年 二十七年 二十八年 二十九年 三十年 乾隆 三十一年 三十二年 三十三年 三十四年 三十五年 三十六年 三十七年 三十八年 三十九年 四十年 乾隆 四十一年 四十二年 四十三年 四十四年 四十五年 四十六年 四十七年 四十八年 四十九年 五十年 乾隆 五十一年 五十二年 五十三年 五十四年 五十五年 五十六年 五十七年 五十八年 五十九年 六十年 同期存在的其他政權年號 [ ]• (1786年):清朝時期—後明之年號• (1795年):清朝時期—之年號• (1716年六月二十二-1736年四月二十八):日本—、之年號• (1736年四月二十八-1741年二月二十七):日本—之年號• (1741年二月二十七-1744年二月二十一):日本—櫻町天皇之年號• (1744年二月二十一-1748年七月十二):日本—櫻町天皇、之年號• (1748年七月十二-1751年十月二十七):日本—桃園天皇之年號• (1751年十月二十七-1764年六月初二):日本—桃園天皇、之年號• (1764年六月初二-1772年十一月十六):日本—後櫻町天皇、之年號• (1772年十一月十六-1781年四月初二):日本—後桃園天皇、之年號• (1781年四月初二-1789年正月二十五):日本—光格天皇之年號• (1789年正月二十五-1801年二月初五):日本—光格天皇之年號• (1735年-1740年):—懿宗之年號• (1740年-1787年):後黎朝—顯宗之年號• (1787年-1789年):後黎朝—愍帝之年號• (1778年-1793年):—歸仁之年號• (1788年-1792年):西山朝—富春之年號• (1793年-1801年):西山朝—富春之年號 注釋 [ ].

次の

乾隆帝 (豆瓣)

乾隆 帝

早期生平 [ ] 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出生。 二十一年(1756年)六月初五日,一位名為根敦的宰桑,因被劫掠而率領所屬九十餘戶投誠清廷。 乾隆帝認為此事甚屬可憫,著加恩授根敦為佐領,並且暫令其與游牧同居。 因為根敦可能尚未出痘,況且沒有需要令其前來,因而根敦不用來京入覲。 由此推論,博爾濟吉特氏在此日期之後入宮。 乾隆二十二年的《乾隆至嘉慶年添減底檔》記載:「六月二十日,敬事房首領楊雙全傳說新進官女子一人封為多貴人。 」由此可見,多貴人之家族在投誠大清後,被編隸。 博爾濟吉特氏便參選一年一度的,挑入宮充作。 乾隆二十三年的《內廷賞賜例》曾記載:「十一月十七日新封多,恩賜朝珠一盤。 」不久之後的十一月二十二日,又再一次恩賜新寵多貴人物品。 乾隆二十四年二月十二日,太監胡世傑傳㫖賞多貴人表一件,用鍍金拱花鑲嵌五彩珐琅人形套鍍金盒白珐琅表盤雙針表壹箇。 同年五月四日,又將銅亭式頂樓一座內下層拆下配銀擰繩索小表一件賞多貴人。 同年閏六月十二日如意傳㫖賞多貴人在乾隆二十二年七月初三日交的鍍金拱花鑲嵌五彩珐琅花套鍍金盒白珐琅表盤雙針表壹箇。 同年七月初二日,賞多貴人用鍍金花鑲嵌䑓撤花底套鍍金透花盒鍍金鍋白珐琅漢字表盤單針問鐘壹箇,瑞常在亦同被賞問鐘一件。 已懷孕的多貴人半年之內被高宗四次賞予鍍金鐘可證明高宗對此的重視。 乾隆二十四年九月初一日,多貴人因遇喜而添的宫份全止,可见博爾濟吉特氏因小產或其他原因而流產。 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詔晉為嬪 ;並於十二月十八日行 豫嬪冊封禮。 博爾濟吉特氏於乾隆二十六年至乾隆三十六年期間,曾多次随乾隆帝出外哨鹿、巡幸热河与江南。 博爾濟吉特氏雖因不明緣故而小産,乾隆帝卻更加憐惜她。 不僅在位分上得到擢陞,在宮廷生活中也頗受眷顧。 晚期生平 [ ] 乾隆二十七年六月二十七日,曾为豫嬪位下的宮女被高宗封为;《御茶膳房撥用行文底檔》記載該年八月初八日,因豫嫔位下的一名宫女去世而每日止稻米七合五勺。 乾隆二十七年九月二十七日的《穿戴档》記載:「上谕,将后殿东暖阁挂旧藕荷色春细面月白里帐一架赏豫嫔。 乾隆二十八年八月二十八日,豫嬪詔晉為妃;乾隆二十九年七月初四日行 豫妃晉封禮,宮廷檔案亦稱其為 額爾克妃。 乾隆三十八年九月十五日,随皇帝巡幸的豫妃生病,皇帝派人护送豫妃先行返京,并预先传谕与留住京城的与,命他们乘舆前来迎接 ;十二月二十日,博爾濟吉特氏薨逝于北京,享年四十五岁。 新常在親自去靜安庄為其穿孝。 豫妃是乾隆年間第一個未經加恩正式死於妃位的內廷主位,故而本朝並無任何前例提供內務府參考。 經過請旨後,乾隆帝下令遵照雍正十二年喪儀辦理。 此外,乾隆帝下旨辍朝三日,並且派遣皇八子、皇十二子、七公主及七额驸为其穿孝,著皇六子质郡王、内务府大臣总理丧仪;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庫掌四德和五德被總管王成傳旨:「著按妃等級做纸朝衣、假凤朝冠一分。 」 乾隆三十九年正月初三日的《乾隆至嘉慶年添減底檔》記載:「傳承乾宮無有主子們住了,按空宮例用黑炭三斤、煤十斤,給太監煮飯。 」由此可知,豫妃生前住。 乾隆四十年十月二十六日,豫妃金棺移送东陵,并于十月二十六日入葬之圣水峪妃园寝,其墓券位于前数第二排东数第二座,其神位列于园寝享殿中。 評論 [ ] 根據《清實錄》錄入的豫嬪冊文記載,當時的博爾濟吉特氏被稱為一個溫純而端厚的女子,「承慈顏於璇殿」。 根據《皇朝文典》錄入的豫妃初次祭文和二次祭文記載,高宗憶述豫妃是個明慧的女子,懂得看译官所翻譯的文章。 儘管她自幼在蒙古長大,卻懂得婦女應該從事的女功,因能進行紡織和縫紉等的工作而曾令高宗在其去世後,懷念她「織絍錯鏤金之巧」、「獻繭呈功」的時光。 她又尽心地承担宫中的职守,「佐雅化於蘭宮」,因而在宮中有着不錯的名聲。 影视作品 [ ]• 《清高宗實錄》 又諭、據舒明等奏噶勒雜特宰桑根敦、得木齊巴圖孟克率所屬九十餘戶投誠等語根敦等被烏梁海等劫掠。 率屬來歸。 甚屬可憫。 著加恩授根敦為佐領。 賞緞二疋。 暫與丹畢游牧同居。 前聞噶勒雜特宰桑。 止哈薩克錫喇、都噶爾、特克勒德克等三人。 根敦或系宰桑子弟。 或係得木齊誤稱為宰桑。 均未可定。 今暫授為佐領。 俟詢明哈薩克錫喇等、具奏到日。 應授何職銜。 再降諭旨。 《乾隆至嘉慶年添減底檔》九月初一日敬事房筆貼式武文成傳說 多貴人遇喜外添豐分紅羅炭二斛八兩、黑炭十斛全止。 《清高宗實錄》諭、來年為朕五十誕辰,又來年即恭值聖母皇太后七旬萬壽。 欽奉懿旨:彤闈集福,盛典駢臻。 令妃、慶嬪、穎嬪、貴人博爾濟錦氏,俱淑慎敬恭、兄勷內職、宜加冊禮、以宏嘉禧,令妃著晉封貴妃,慶嬪、穎嬪著晉封為妃,貴人博爾濟錦氏著晉封為嬪,欽此。 所有應行典禮各該衙門敬謹察例舉行。 《清高宗實錄》命協辦大學士鄂彌達為正使。 禮部左侍郎介福為副使。 持節冊封貴人博爾濟錦氏為豫嬪。 冊文曰。 朕惟分九嬪以贊化。 德重柔嘉。 迓百福以承恩。 儀維淑慎。 爰加錫命。 式煥綸音。 爾貴人博爾濟錦氏。 秉質溫純。 宅心端謹。 承慈顏於璇殿。 內職無違。 佐雅化於蘭宮。 壼儀有恪。 茲奉皇太后懿諭。 冊封爾為豫嬪。 尚其祇膺象服。 崇令德而彌勤。 式荷鴻庥。 集繁禧而益永。 《撥用行文底簿》 乾隆二十六年七月十七日,皇帝外出哨鹿,同行后妃有:皇后、令貴妃、舒妃、豫嬪、郭貴人、伊貴人、瑞貴人、和貴人。 八月二十七日郭貴人事出。 乾隆二十七年七月初八日,皇帝出外哨鹿,同行后妃有:皇后、舒妃、穎妃、豫嬪、慎嬪、容嬪、郭常在,共七位,手下女子共十五人。 乾隆二十八年五月十八日,皇帝駕行熱河,皇后住湯泉。 同行嬪妃有:慶妃、穎妃、忻嬪、豫嬪、慎嬪、容嬪、新常在,共八位,手下女子十七人。 乾隆二十九年七月十七日,皇帝出外哨鹿,同行有:皇后、令貴妃、慶妃、穎妃、容嬪、福貴人、新常在、永常在、寧常在、那常在、武常在。 共十一位,手下女子二十三人。 乾隆三十年正月十六日,皇帝駕行江南,同行有:皇后、令貴妃、慶妃、容嬪、永常在、寧常在六位。 乾隆三十一年皇帝駕行木蘭,同行嬪妃有:令皇貴妃、舒妃、慶妃、豫妃、容嬪、祿常在、新常在、寧常在、武常在、那常在。 乾隆三十二年七月二十日,上駕木蘭,同行嬪妃有:舒妃、慶妃、豫妃、容嬪、林貴人、蘭貴人、常貴人、寧常在、祿常在。 乾隆三十六年二月,東巡泰山及曲阜,同行嬪妃有令皇貴妃,慶貴妃,穎妃,豫妃,容妃和順嬪。 《寄諭內務府總管邁拉遜著報十七阿哥同公主來迎額爾克妃》 乾隆三十八年九月十五日。 奉上諭:今豫妃病,先已挨站送京。 將此著寄信邁拉遜,即行禀報七公主。 十七阿哥來迎接。 來時公主府第現有成輿,令十七阿哥同公主乘輿來迎接。

次の